怎么“控制”你的恋人_意心情感咨询

2020-01-09 12:14:34 作者:意心情感 35938

意心情感,意心情感学院,分手挽回,婚姻维护,恋爱脱单,最专业情感咨询公司



我的母亲是属于控制欲比较强的人,在我上大学的时候离家很远,也是我第一次脱离她的“掌控”,母亲表现出了不适应,每天都会打好几通电话来“关心”我,而我每一通电话必须第一时间接通,不然后果不敢想象......母亲会慌张的打给我所有的室友和朋友来“寻找”我,以至于所有人都以为我真的“出事了”,让我又气又好笑。

尽管,诸如此类的事情我抱怨很多次,但母亲在99.99%的情况下都是真心实意的觉得她那么做事完全是为了我好。然而她却没有意识到,这样“为我好”的背后,藏着更深刻的原因。

记得,我与母亲起的最大一次冲突,双方都把彼此最不好的一面带了出来,那是,我临近毕业没有应父母的要求去参加公务员考试,母亲由耐心教育,由于我的“顽固不化”转变成威逼利诱再到破口大骂,母亲大概没有想到一直听话的顺着她和父亲期望的轨道前行的我,居然一下子脱轨了。

意心情感,意心情感学院,分手挽回,婚姻维护,恋爱脱单,最专业情感咨询公司

那段时间她经常给我打电话说“我又失眠了一晚上,都是为你愁的”“我更年期又犯病了,都是因为你”。或者,“要是你能听话点儿,我就不会焦虑失眠了”。这是母亲在持续做的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:她总希望通过改变我,来改变她的情绪。当她觉得焦虑的时候,那是因为“我让她担心了”;当她生气愤怒时,那是“我惹她生气了”;当她心情沮丧的时候,那是因为“我让她失望了”。因为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这些负面情绪,所以,她之前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打电话给我,告诉我:只要你改变了,我才会顺心。

我一直很不认同母亲这种行为,我觉得我不该去为她的情绪买单。

后来我渐渐明白,原来我们在想去控制别人的时候,通常是因为我们“不稳定的自我”和“自我价值感”,需要比尔的语言和行为的肯定或者是安慰。

所以我们想去控制别人:既然我是因为你产生这样的负面情绪,而我自己又没有能力处理这种情绪,所以你要改变,这样我的心情才能变好。

而我自己也是这样,我做事情总是希望得到母亲的肯定,如果受到是质疑,我就会抱怨母亲不支持我,不理解我。其实是因为我自己对自己没有信心,才需要强迫别人对我的肯定来建立信念。

心理学家David Schnarch提出的,我们需要建立稳定且灵活的自我。一个稳定的自我是指一个人具有非常稳固且灵活的自我。一个稳固的自我是指一个人具有非常稳定的自我价值感,而且不会因为外界的否认或者质疑而有所改变。

恋爱关系里,如果一方提出分手,被分手一方的自我价值感会在瞬间骤降,一个拥有“稳定自我”的人,伤心难过后,不会因为这次的失恋而觉得自己“不优秀”,他会觉得是两人缘分未满或者不适合。而一个缺失“稳定自我”的人很难走出失恋的阴影,因为他们觉得是自己很糟糕,配不上人家,对方才会离开。

“灵活的自我”是指你的自我概念不会僵化或者停滞不前。听起来似乎与“稳定的自我”相矛盾,实际却是相辅相融。举个例子,虽然我们有男人,女人之分。但其实我们每个人内心都同时有着男性和女性的一面。

你是一个男人,你拒绝在你难过或者感动的时候,拿着纸巾擦眼泪,因为你觉得那样特别“不爷们儿”。

你是个女人,你拒绝在公众场合展现自己强势的一面,需要你展现力量时,哪怕你力所能及你也不愿意,因为你怕别人说你是“女汉子”。

这些都是固化的表现,而一个拥有“灵活的自我”的人会在合适的场合展现最适合的自己,会拥抱内心男性或者女性的一面。

意心情感,意心情感学院,分手挽回,婚姻维护,恋爱脱单,最专业情感咨询公司

我们往往因为控制不了自己才会去控制别人。

当你发现你不需要去“吐露心声”来取得恋人的信赖,那么他没有跟你说他小时候的创伤,就不会让你觉得受伤。

当你发现你不需要通过别人的夸奖去证实自己的价值,那么没有得到他的褒奖,就不会让你感到失落。

当你发现你不需要通过别人的感激来证明自己做了好事,那么他没有表示感谢,就不会让你感到愤愤不平。

当我们建立起非常稳定的自我价值感时,我们就有了不需要去控制别人的勇气。因为我们知道,我们的自我价值不会因为别人的肯定、褒奖、支持、赞美或者安慰而得到提升,也不会因为别人的否决、批评、侮辱或者谩骂而贬值。

我们本身就是有价值的,不需要通过控制别人的行为,来得到借来的价值感。

意心情感,意心情感学院,分手挽回,婚姻维护,恋爱脱单,最专业情感咨询公司